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日,新美大对外宣布全资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此举对于美团来说,相当于间接获得支付牌照,初步完成了在支付领域的布局。但在外界看来,美团的这项收购不仅是在打击阿里电商市场“护城河”支付宝,同时也是在关系到腾讯最核心利益的微信支付上釜底抽薪。

有小道消息透露,该项收购花费了新美大13亿元人民币。且不论该收购无疑进一步加剧了长期处于“烧钱”中的新美大的资金链紧张,不论后续新美大想要将支付业务发展起来有多艰难——想想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财付通)花了多少年才有今天的局面吧,只从王兴一直想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的野心来说,在央行要求美团整改原先违法支付业务、央行宣布短期内不再发放新的支付牌照后,这项收购是王兴迟早要走的一步路。

获得支付牌照仅是起点。在用户已然习惯使用支付宝、微信支付,甚至百度钱包的情况下,新美大要想突围,除非继续通过一惯使用的“烧钱”策略来抢夺用户,否则很难打破消费者目前的支付习惯。

问题是,在目前内忧外患的形势下,新美大还有能力和资金开辟支付领域的新一轮“烧钱”大战吗?

估值大幅下降 阿里打折出售股权更是让新美大雪上加霜

有投资圈可靠消息称:现在新美大估值距离上上一轮33亿美金融资时的180亿美金,已下滑到110亿美金。这一点从新美大最新一轮引入华润的投资中,未披露融资金额和估值也似乎可以得到佐证——不便披露说明估值未变或有所下降。

此外,由于阿里四处打折出售新美大的股份,新美大目前的真实估值也能被猜得八九不离十。根据媒体援引的股权售卖书显示,“受让阿里巴巴老股份额的估值价格为124.5亿美元,为本轮融资估值150亿美元的8.3折,安全边际高于市场同期同类型产品”。值得一提的是,亿舟资产、天融泽资产管理公司多个今年新成立的私募基金在产品介绍中均把新美大估值定为150亿美元,实际售价则打了8.3折。

结合多渠道爆料我们可以发现: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新美大估值不增反而大幅下滑。这意味着,对于已经走过G轮融资的新美大而言,下一轮融资故事将更加难讲了。

流水、规模均达不到预期 新美大估值不增反降的关键原因

那么,为什么新美大的估值会不增反降呢?这和内部问题、资方压力、市场现状大有关系。

我们知道,在融资中公司估值可以根据公司的流水或者利润来计算,新美大目前要实现盈利基本不太可能,如果流水无法达到预期,那么估值想不被降低也很难。

有媒体报道,新美大今年初设定的全年流水目标为3800亿元,年中则下调至3000亿元。而业界预测认为,不含外卖,新美大今年能实现2200亿元GMV已属不易。

基于此,新美大估值下降最直接的原因或许便是流水目标的降低,而造成这种情况原因跟美团用户忠诚度低、在点评与美团合并之后外部依然面临强劲对手大有关系。

随着美团和点评的合并,新美大控制补贴力度、压缩成本无可厚非。但因为美团多年积累的用户多为价格敏感型,补贴的减少就意味着用户的活跃度和消费金额的降低。这和滴滴一样,只要补贴有改变,司机端和乘客端都会引起巨大的反响。

加上合并后,新美大市场份额看上去比较占优,但因在所有领域都有激烈的竞争者,用户在平台之间转移容易,因此又都不能说是绝对老大,甚至动辄有被翻盘的危险。比如,外卖有饿了么、百度外卖、口碑外卖;本地生活服务有百度糯米、阿里口碑;酒店旅行有携程、去哪儿;电影票则有淘票票、百度糯米电影、微票儿。这些对手个个都有资金、有实力,均不是随便能被啃下的骨头。

当补贴的力度直接能够影响流水,市场规模在对手的压制下形成不了新的突破,而新美大又实在找不到全新靠谱的收入来源,在利润比例方面无法有所提升,不管是按照流水还是按照利润来给公司做估值,新美大的估值下降也自在情理之中。

多重压力短期难解决 王兴的『第四极』梦想遥遥无期

除了估值下降,新美大还有些什么其他压力呢?

压力一、老的投资方急于退出 新的投资方不愿接盘

伴随着资本市场的遇冷,在很多人看来,没有利润只有亏损的很多O2O模式存在着天然的商业变现问题。虽然这一看法过于主观,但O2O是一个整体的产业链,如果持续通过补贴哪怕是小额补贴来活跃消费者与商户,来保持流量业务的稳定增长,迟迟没有一个变现业务来支撑,那么整个O2O产业链也就无法摆脱不赚钱的怪圈,无法被投资人们长期看好也正常了。

与糯米、口碑对于百度和阿里有重要战略价值不同,新美大以此为商业模式。而想要通过自身商业模式盈利,从目前竞争对手仍在虎视眈眈的态势看来,新美大还需一个相当长的时间。现在新美大融资到G轮,估值超过百亿美元,老的投资方急于退出,对于新晋投资者来说,回报率已远不如前几轮,如此高的门槛下再难吸引新的大投资者。这对于依旧处在月亏6亿元的新美大来说,绝对是个难熬的资本寒冬。

压力二、持续烧钱亏损 不断分拆业务收缩战线

事实上,新美大由于战线拉得太长,基本所有的主营业务都处于激烈的行业对抗中。多面树敌的同时,每个业务基本也都处于重度烧钱的状态,并且短期内看来难以突围。

这就重新回到新美大的永恒命题了,烧钱需求和造血不足的矛盾,使得新美大需要不断回血。因此在新老投资者均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资金链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的新美大可以说有且只有一个选择,不断分拆业务获得独立融资,以便能够灵活获得外部资金支持和降低亏损战线。

继今年4月分拆猫眼并被控股之后,8月新美大正在计划将酒店业务拆分出来单独融资的传闻,又闹得满城风雨。但分拆独立融资的新美大酒店业务,很有可能将会面临猫眼电影类似的命运。猫眼作为先前的亮眼业务,最终却沦为光线的一个线上营销渠道。如果美团酒店最终确定分拆,新美大一直宣称的“他乡即故乡”思路恐怕会宣告流产。毕竟这一逻辑的必要条件,是新美大整体的流量和数据支持。

不断分拆业务,故事越讲越小,对新美大而言,是喜还是忧呢?

压力三、为控制成本 与员工、商户交恶

在继续融资困难的情况下,为了控制成本,新美大想了不少招数。除了减少给上下游的补贴、分拆业务独立融资之外,提升商家的上架费,增加团购的抽成比例,以及变相裁员,也是新美大为了打平盈亏采取的极端做法。

从去年底开始,由于新美大强制收取高昂服务费、推广费,新美大不断遭遇商户强烈吐槽甚至是反水:今年1月,武汉爆发KTV行业对新美大的集体抵制,原因在于新美大将原来的手续费由2%涨到12%;2月,济南一家商铺老板孙先生被告知,要继续合作,除了此前10%的抽成仍然继续抽取外,必须每年花8000块钱购买美团的一款软件,否则将店铺下架;4月,有美甲店商户老板炮轰新美大强制收取不合理的“入会费”,除了在收入中抽取的12%佣金外,近期又突然要求商户缴纳4000元的服务费;5月,因为佣金被提升四五倍,且被要求强制收费,厦门13家密室逃脱游戏商家联合发布声明,自愿下线新美大平台上的团购产品……这些只是商户与新美大撕逼的一些缩影。

除了『压榨』商户,美团6月正式启动PIP员工改进计划。按照这一计划,美团一二三线城市的后15%员工,四五线城市的后20%员工,将进入淘汰预警名单,两个月未达标,就将被裁掉,且已有部分城市开始执行裁员计划。甚至传出新美大将通过此淘汰机制裁员一万人,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

基于此,为了更好地解决上市和资方的压力,当分拆业务和裁员是必然的一个举措,当补贴调整也是提升利润空间的关键一步,那么要处理好员工与公司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商户合作伙伴跟平台的关系,就必然面临着大量的问题和压力。

在内外交迫的情势下,新美大不仅得顶着压力硬着头皮应对多线竞争,继续烧钱不可避免,增加创收又难于上青天。商业是现实的,这样看来,王兴的『第四极』梦想恐怕还遥遥无期。

作者:小谦,互联网观察员,微博@小莫谦,微信联系net1996。


上一篇: VR电影很火? 短时间内难成一门好生意!
下一篇:嘎然而止的ofo国际化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